三仁汤加减治疗湿温医案

三仁汤加减治疗湿温医案一

祁×× 男 29岁[主证]头痛沉重,发热不解,午后尤甚,已有一周,时值暑日,口干不欲饮水,胸闷欠畅,小便黄短,舌白而腻,尖边略红,脉沉细滑而数(体温39.6℃)。[辨证]暑湿遏阻,弥漫三焦。[治则]宣化中焦,清利暑湿。

[方药]生薏米30克 苦杏仁(打)12克 白蔻仁(打)4.5克 滑石渣24克 清半夏9克 淡竹叶9克 川厚朴4.5克 鲜茅根30克 白通草6克按:上方系《温病条辨》三仁汤加味,功能宣通气机,清化湿热。以杏仁宣通上焦肺气;白蔻仁开中焦湿滞,生苡仁化湿运脾清热,此三味为主药。辅以半夏、厚朴宣通上、中二焦,滑石、通草、竹叶清利下焦湿热,茅根凉血、引热下行。诸药配合以宣通三焦气机,而以中焦为主,使留恋气分之湿热,上下分清则邪自除。药服2剂,体湿下降至37.2℃,后以此方略事化裁连服10余剂,诸证均解,脉静身和,随告痊愈。

三仁汤加减治疗湿温医案二

董×× 男 30岁[主证]病发初秋,云“感冒”20余日,恶寒发热,头身痛重,全身无力,曾用多种抗菌素治疗热势不退。现症头痛如裹,神志蒙蒙,发热不解,午后尤甚,口干饮少,胸闷不畅,身重疼痛,纳呆无味,面色淡黄,舌苔白厚腻微黄,质较红,脉沉滑数(尿蛋白+,体温39.5℃)。[辨证]三焦气化失司,湿蕴热蒸为患,湿温之症。[治则]宣化中焦,清利湿热。[方药]生薏米30克 白豆蔻(打)3克 炒杏仁(打)9克 滑石渣24克 姜半夏6克 制厚朴6克 淡竹叶9克 白通草9克 金银藤30克按:上方为《温病条辨》三仁汤化裁,方中多为清化通利之品。本例曾用青链霉素、土霉素、安乃近、APC及解表清热之品17剂,治疗20余天,热势不退(体温37.4℃~39.8℃)。服上方2剂,体温即降至正常范围(体温36.2℃~37.2℃)。后因食鸡汤,体温又轻度上升至37.4℃,按原方共服13剂,治疗18天,体温完全正常。体温虽退,则感口渴欲饮,时有心悸,夜寐欠和。此湿邪渐解,余热未清,心神失和之象。随以化湿和中,稍佐安神之品。方二:生薏米30克 白豆蔻(打)3克 杏仁泥12克 云茯苓12克 青竹茹9克 炒枣仁(打)15克 炒谷麦芽各9克连服4剂,余证已减,唯尚有周身乏怠之感,动则汗出。此邪势见退,正气不足,病后体弱之征,当以运化扶正之品调和,宜益气健运,醒脾和中之剂。方三:太子参15克 炒六曲9克 炒陈皮6克 云茯苓6克 莲子心3克 生姜片3克 炙甘草3克 炒谷麦芽各9克服上方3剂,苔退脉缓,诸证均消,追随观察1个多月,体温未再上升,病即痊愈。“湿温病”临床并不少见,吴鞠通《温病条辨》一书记载:“头痛恶寒,身重疼痛,舌白不渴,脉弦细而濡,面色淡黄,胸闷不饥,午后身热,状若阴虚,病难速已,名日湿温。汗之则神昏耳聋,甚则目瞑不欲言,下之则洞泄,润之则病深不解,长夏深秋冬日同法,三仁汤主之。”(三仁汤原方:杏仁15克 飞滑石18克 白通草6克 白蔻仁6克 厚朴6克 竹叶6克 生薏仁18克 半夏15克 甘澜水8碗,煮取3碗,每服1碗,日3次。)本症病情较长,用西药抗菌素退热剂及中药解表清热等药效果不显,而用“三仁汤”法收到满意效果。此病初起头痛恶寒,身重疼痛,有似伤寒表证,但脉不浮紧而反见沉滑数,又非寒邪伤表之证。午后身热,似是阴虚,但苔白厚腻微黄,面色淡黄,显又非阴虚之候。盖“脾性恶湿而喜燥”,湿困脾土,上蒙清窍,故头痛如裹,神志蒙蒙,湿邪弥漫上中二焦,故胸脘满闷而不畅。舌苔厚腻微黄。纳差食少,口干不欲饮水,是阳明胃热,太阴脾湿。湿性粘着,为重浊阴邪与热相合,蕴郁蒸腾,弥漫不化,故难速除。因之本病缠绵,数十日不愈,亦即“病难速已”之论。脾胃为仓廪之官,水谷之海。胃为阳腑,脾为阴脏。此病湿热相搏,脾胃失化,当以脾胃为病变中心,尤以脾土为甚。综合上述各证,本病实为内外皆湿之候,而以里湿为重。治疗方剂以三仁汤为主,方中用杏仁、白蔻以辛温开上宣通肺气,使气化则湿化。白豆蔻辛温入肺、脾、胃三经,尤能醒脾化浊,配合半夏、厚朴通降之能以除湿邪。生薏仁甘淡微寒重用,渗湿清热而运脾于中。通草、滑石、竹叶三味,为通利清热下行水道之品,能使湿邪蕴热尽从小便而解,亦即“治湿不利小便非其治也”之义。方中加金银藤,可宣清经络之热,而辅杏仁以透表邪,是以合成诸药,清化三焦,使湿热尽除。治疗本例湿温,有三点值得提出:一、失治。在于发病初起,未能很好认证,以致有误病机,延隔时日,增加病人痛苦,给治疗带来困难。二、误治。是以湿热作风寒,滥用发汗解表之剂,如芥穗、薄荷、防风、APC、安乃近等药,幸未过汗损阴,否则会造成“汗之则神昏耳聋,甚则目瞑不欲言”之恶果。三、食复。服三仁汤证候见瘥,热势已减(体温已降至37.2℃),因食鸡汤,体温又轻度回升,因鸡汤为甘润厚味,性滑而濡,饮入有碍湿邪,增加脾之运化负担,故热显高(幸未食鸡肉)。总之,通过本例治疗来看,较之上例祁案为重,彼则表证不显,此则身重疼痛,故一加茅根,一加银藤也。湿温病多由外感湿热温邪,内伤脾胃所致,病因是湿热,病位在脾胃,病机是湿热熏蒸弥漫三焦,病属湿温之候。由于湿性粘着,湿热蕴蒸,不易速化,因之本症病程较长。在治疗上特别要分清湿与热的侧重而权衡用药,本例是湿重于热,故选三仁汤为主方,如热重于湿者,则当考虑白虎加苍术汤法。

——本文摘自《临证治验录》

三仁汤加减治疗湿温医案
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