站车顶维权女车主状告特斯拉名誉侵权案开庭

文章 2022-09-22 16:24 阅读(5)

12月24日上午,进入上海车展站在车顶高呼“特斯拉刹车失灵”的维权车主张女士起诉特斯拉(上海)有限公司、特斯拉汽车(北京)有限公司、特斯拉公司全球副总裁陶琳名誉权纠纷一案,在河南省安阳市北关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。

据公开信息,张女士和特斯拉的纠纷起源于2021年2月21日,张女士的特斯拉Model3发生了撞车事故。当时驾驶车辆的是张女士父亲,事故被交警判断为驾驶者全责。对此,女车主认为是特斯拉车“刹车失灵”,并为此多次到特斯拉郑州门店进行维权。

4月19日的上海车展上,她穿了一件印有“刹车失灵”字样的衣服,站上了特斯拉展车的车顶,并高呼“特斯拉刹车失灵”。后来,张女士被行政拘留。特斯拉副总裁陶琳接受采访时曾表示“近期负面是她贡献”、“她很专业,背后应该是有(人)的”。

彼时,事件持续发酵,各种声音席卷舆论场,有人支持张女士坚定维权,也有人猜疑她“上车顶”行为的深层原因。

12月23日晚,在维权车主张女士与特斯拉正式对簿公堂前一夜,九派新闻就诉讼和维权两方面问题,采访了当事人张女士。

“被激怒了,做好了长跑的打算。”

九派新闻:特斯拉起诉的500万,这个金额你怎么看?

张女士: 在收到被特斯拉起诉500万之前,有被别的车友提醒过,可能会发生这个情况。没有被这个500万吓到,根据法律,消费者对自己购买的商品以及接受的服务,享有批评和评价的权利。

而我一直以来的言论,都基于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家人发生的客观事实,所以相信法律是公正的,相信正义。

九派新闻:为什么诉求当中没有提及经济赔偿,轻利益重数据?

张女士: 只有拿到完整的数据,才能了解事实真相,到时候依法依规、合理赔偿,法院判多少我认多少。

从始至终没提到过要特斯拉给出高额赔偿,这件事没引起公众关注之前,今年3月,在市场监管局的组织下,我和特斯拉的工作人员有过一次沟通。当时我明确表达想要车辆事发数据,那个工作人员说我们数据很复杂,提供给你你也看不懂;他还说即便提供给监管部门的领导,他们也看不懂。

不可思议的回答,我感觉自己被歧视了,他也在藐视监管部门。一直以来,这是我合理合法的诉求,遭到了这样的回复。我被这样的态度,激怒了。

我喜欢这个品牌才会去买车成为车主,结果我连特斯拉对用户最起码的尊重都没得到,我不明白这个品牌为啥要如此傲慢。

九派新闻:刹车失灵是核心争议点,但这次诉讼却主要针对名誉权?

张女士: 特斯拉陶琳女士的一些言论,对我造成了很大困扰,首先想澄清自己,恢复自己的名誉。

在事情发酵后,大家都知道了,周围人还是支持我,只是网上的有些声音很不友好,有骂我全家人那种的,伤到家人了我心里十分不舒服。父母也劝过我算了吧,但我觉得自己没做错,这是一件对的事、很有意义的事。

是特斯拉对我的态度和行为,让我站在他们的对立面,同时也否定了自己当时成为这个品牌车主的选择。

接下来会有刹车问题的诉讼,目前,已经正式向法院提交材料,法院已经受理,在走立案前的程序,四个案子:名誉权、隐私权、合法数据知情权、产品责任纠纷。维权不易,已经做好了长跑的打算。

九派新闻: 考虑过 案件的最终裁定并不如你现在想的那样么?

张女士: 无论是什么裁定,我想我得看到权威部门的数据检测。即使检测结果并不如我所愿,我也愿意接受、尊重事实,承担应该承担的责任。

“想证明我没有撒谎,我是个清白的人,如果车子有隐患,就要改。”

九派新闻:回顾当时自己的行为,现在什么想法?

张女士: 如果不是走投无路,没有人愿意通过既不安全又不体面的方式去维权。在之前两个月的维权过程中,监管部门也出面调解了4次,我合理合法的诉求一直没得到正确的对待,也是不得已而为之。

我觉得我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去维权,没有什么好丢人的。如果再回到上车顶的时候,我没什么话想对自己说;但如果回到2019年见到还没买这个车的自己,我就会说千万别买特斯拉。

上车顶这个事儿本身是意外,当时去车展是想找到特斯拉的高层来解决遇到的问题,并没有计划过这个行为。

九派新闻:对特斯拉车展上损坏的车辆,后来双方有沟通过么?

张女士: 4月19日车展事故发生后,我被拘留了,但在当月21日有上海警方到拘留所提审我,当时他们说我的维权行为对特斯拉展车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损伤,问我愿不愿意承担赔偿责任。

当时我跟警方明确表态,如果有第三方鉴定车辆确实是因为我而损坏,那么这个赔偿我是愿意承担的。

然后在4月30日,收到上海警方通知,第三方检测已经出来,我一共踩坏了这辆展车的三块玻璃,是4900多块钱。

我和警方说一定会尽快承担相应责任,尽快把这笔钱赔给特斯拉。警方说会通知特斯拉,让特斯拉的人联系我,我等了很长时间,没人和我联系。后来我也数次去特斯拉门店,也给工作人员打电话,要积极主动地承担赔偿责任。

但到现在,也没给我正面的回复。之前说没接到警方通知,后来说没接到上海总部的通知。对于这份赔偿,过程中我一直很主动,也是为了表达一种态度。

九派新闻:维权前后思想上、生活上有怎样的变化?

张女士: 以前看到一些社会新闻出来,觉得网友说得好对、好有道理,现在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,我认为独立思考还是很重要。

维权之前觉得自己生活地幸福安稳,我也特别热爱生活,会做美食、旅游、健身、喝咖啡、打拳。

维权之后感觉自己生活被卡住了,不能退也不能进,这件事儿不解决,对其他一切事儿都丧失兴趣了。提到的那些爱好都搁置了,所以更想要认真维权、尽快有个好的结果。

九派新闻:特斯拉给出的某些解决方案会说服一部分维权者,为什么你还是选择了这条难走的坚持维权路?

张女士: 想找到真相。如果车子有隐患,就找到它改正它,对于消费者和车企来说,都是好事。消费者以后会买到更安全实用的车,企业会检视自己不断进步。

对自己的意义就是,证明我没有撒谎,我是个清白的人。

有人私信我,说坚持下去别让事情烂尾了,他们可能是一种“我倒要看看你是什么结局”的吃瓜心态,那我想好啊就让你看看是什么结局。不管这种鼓励是否善意,我会理解为是善意。

上车顶之后,也有特斯拉联系我说,开条件签保密协议,当时我想的是早干嘛去了,已经没有意义了。

如果说在最初维权的时候拿出态度解决问题,我就不会这么焦急,可能也不会发生接下来的事情。但到这一步了,一边歧视我一边哄我签协议,我选择不接受。

我也不是傻子,那我就要个真正的说法。

九派新闻:很多维权车主在过程中放弃,你会动摇么?

张女士: 车友群里的人会在一起交流各自的车辆信息、处理结果,有很多车主放弃,或者签协议,我挺理解他们的,每个人选择不一样,也要尊重他们的选择吧。

我选择了坚持,多多少少会有点成就感。其他没想过特别复杂的事儿,就想看到真相、事情有个了结。

在有条件继续做这件事儿的情况下,我会一直维权,如果条件不允许了,可能会歇一会儿再继续。

九派新闻:有一些猜疑的声音说维权事件是策划的,如何回应?

张女士: 再次重申,我的维权事件是我的个人行为,跟任何个人、品牌都没有关系。

上海警方当时就做了大量细致认真的调查工作,有分局刑警看我有没有异常的资金往来、通话记录、见面情况。

后来也发了声明,告知大家对我有拘留5天。如果我真的存在异常行为,肯定就不止是拘留5天了,要相信警察的办案能力。

九派新闻记者 欧俏妤

关注下面的标签,发现更多相似文章 本文TAG标签:
您好,请文明评论,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!